不由得更愿意选择沉默

许是应了从前那句语言的苍白

更应了我自己

翻出来先前的笔记

细想

很多想法都已经改变

不再觉得所谓矫情 不再觉得所谓没资格

正是因为明白自己的微小 才兢兢业业 才去铭记

可见 陈先生的智慧

思想之独立与自由

可见 终是会变

终是会拨开迷雾

面对本心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