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时值日
班长会每天把同学的名字写在黑板的角落
照学号或者座位轮流 三人一组 一组负责一天
扫地 擦黑板 倒垃圾
…………
发现他很特别 蹲下身把笤帚伸到桌子下边去扫 而不是让同学腾出位子来
我看了眼黑板上的名字 然后问他是不是其中一个
他说是 有稍稍的长音
…………
某天上晚自习 有人聊天 声音蛮大 很久
突然听到一个很奇特的声音放出来
要聊天的人都出去聊
静默几秒 聊天的人 照旧
身后的同桌说 小可爱
…………
晚自习前的饭点 不很饿 看到教室地上很多纸
想想 去拿了扫把
教室里还有一个人
就是安静复习的他 坐在靠后门的最角落
最后在汇垃圾
他说 你不觉得这样很浪费时间吗
我说 是吃饭时间 没关系
…………
后来某天 我们分在了一组
可等我知道的时候 地已经扫好
所以我们走向了垃圾桶
确切的说 桶他提过去了
我空着手
忍不住问他 能不能问个问题
他说可以
我说 你是正在变声期吗 因为你的声音很特别
他说 是已经变过的
音色的事很多人说过 他也有察觉
所以好像会比较少开口
嗯 他的声音辨识度真的真的很高
又说到小时候
他长在北京 所以吐字也分明 总之很不一样
快到班上的时候他把空桶递过来 说 你拿去吧
…………
冬天的教室 门窗紧闭
五六十个人 呼吸 辐射
温度自然不一样
课间的时候去找同学借东西
经过他的位子时突然听到一句 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
没有称呼 但是我停下了
问他 怎么了
他说 空气
我了然 说 嗯 因为大家怕冷 所以……
他说 实际上在有些班级他们会开着窗来保持空气流通 这样可以提供足够的氧气
我说是
后来上课铃响了
我跑去借了东西 回座位 上课
下课 他走过来 继续刚才的话题
两句还没说完突然讲 我们到外面吧
我说好
的确 走廊上安静了很多 也空了很多
下着小雨 带着一些水汽 那时候我习惯低头 小声回应 他也往往把目光落在远方
说了什么 我已经记不起来 但是当时的氛围依然清晰 很湿润
…………
偶尔中午放学 他会快步跟上来 说一句什么
大多是陈述句 比如 语言是这个世界上最苍白的东西
聊一两句 然后分头回家
有次月考完毕发回了语文试卷 他说想看我的作文 我说嗯 然后递过去
还回来的时候他说 有一个字
我就笑了 因为重看的时候已经发现了 但是没改 后来他借过去了
…………
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上晚自习
所以当那天晚上收拾好书包准备走的时候一抬头看到门边的他 我问了一句咦 你怎么还没回去
他没说话
我关门 下楼
他跟在右边 我呆呆的问 你是在等我吗 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 不好意思
然后 一点点走到校门 又在路灯下很同步的停下 转身 回到小操场 一圈一圈
聊了很多
现在回想 我当时应该比较语无伦次逻辑混乱
但是我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了 那天上午我突然问了他一句 为什么你平时都不和大家交流呢 会不会有点封闭
他笑了 说 我在和整个学校交流
后来 真的很晚了 又走到灯下 我在找月亮
他说 虽然真的很好 但是真的太费时间了
然后 各自回家
…………
某天上午他突然把课桌搬到前面 确切说 我前面
然后会发现 他的话慢慢多起来 同样没有称呼 没有特指
有时候课间 有时候下午上课前
站着或坐着 声音依然轻 情绪依然定
时间长短不定 内容纷繁不一
……………
很高兴 有公子如玉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