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的上海

第一次 抽水器坏了 叔来

上手之后发现是纸掉进去堵住了 取出 安

第二次 空调漏水 叔来

找到原因 管子断了 去买管子

再来 发现胶带不够 去取

再来 期间聊起 说你在这里工作啊 这家房主很好的

我说那是俺哥 叔惊 喜

临走 语重心长跟我交代 怎样怎样的人可以托付终生

我 哈哈哈哈 嗯嗯嗯嗯 是是是是 对对对对

又一次

为了一个花洒 两天来回跑了六趟 收50块钱之后

一直一直说 心里不安

感觉他差点哭出来

抱抱

握手

告别

后来坐下想想 可能 叔的心里 有点点孤独吧………

有时候 真的很神奇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