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小刀划开狗粮袋的瞬间想到狮子op过的13 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就好像我看恐怖片可以记非常久 冷不丁想起 吓到寄几 记忆力不是这样用的啊喂

· 私心认为 他以后 是诺兰那一咖的 大概 35岁左右?或者更早 然后开始沉 一直到马里亚纳海沟(←_←真是迷之自信

·二年熟完结了 据说很甜 然而 怂如花 目前并不敢去看

·话说 看到一个活动 白少出场 好多人都开始尖叫 即使笑得再好看 也都慢慢红了眼睛 情结这种东西

·楚门

·此时 在逐月坑底

深深的无力感

日出·日落

人心之恶?

盲目性?

片面性?

心里痛

黄亮的茶汤

想吃面


风很大

树枝一直摇

突然之间 倾盆大雨

开着门 有个姑娘来 喊姐姐好

她原本打算在附近的另一处教室 学会儿习

哪知道没人在 就到了这里

蛮好的

广厦千万间

断续

九四年正月十二清晨五六点出生 二斤半
据麻麻说是为了躲计划生育 七个月时打催产素
以下为记忆 时间跳跃

被放在农村一户人家养着 堂屋 深深大大的那种摇篮 四周是鹅 鸭 鸡 后被抱回 说是捡来的
……
长大到五六岁时还有联系 和那家的哥哥一起玩弹高高的东西
……
更小的时候某次冬天去拜访 大人在池塘边洗衣 我蹲在旁 太低 翻了个跟头下水去 被捞回
……
后来某次 哭了 睡午觉时阿姨问我为什么 我说不知道
有在菜场遇到 给了我们许多剥好的毛豆
……
小时候和邻居家小孩玩 我咬青了她的手臂
……
某次咬了妈妈的兄弟的儿子 很深的牙印 他叫玉剑 他有哥哥玉峰 妹妹玉佩
……
在玉佩家待过一段时间 不愿出去吃饭 她们打包带回...

两天 各种梦 醒过来的时候呼吸沉沉

散架一样

1 / 4

©  | Powered by LOFTER